子苓

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之所植,今已亭亭如盖矣

想和你是最萌身高差,最能色差,什么差都好,好过感情差,能跟你在一起就好了

等了那么久,也算等到了。
不知有无来世,如有,亦愿如厮。

在胸腔里不知哪个器官的刺痛中惊醒
雨滴仍然敲打着窗沿,窗外有车开过的声音
不知道在想什么,脑子里似乎不是一片空白
我大抵又想到了失去

吾所念之人
隔远乡
所触不及
近如漫漫千里行
相对无言

努力变得更好一点,这样就可以轻松一点忘记你了。
那天看了本书,想和你讨论,可是,言语间已经失去了初见时的默契,终究是要变成陌路人了吧。

暖黄的微光里,是我笑的僵硬的脸和找不到的路

我想念你

是在呼徨而过的时光里

拥抱过后的失落

是热闹过后一个人回家的清冷

是遇到美食想要和你一起分享时僵住的笑

是困倦不堪的时候想要倚着睡去的宽厚肩膀

是行走在冷风中裹紧衣襟还仍然觉得冷的无奈

是不时冒出来的悲伤以及突如其来想要嚎啕大哭缺失的温暖

是想要和一个人安静的坐着不说一句话时身边的空无一人。

晓看天色暮看云,行也思君,坐也思君。


等天晴了,桂花还没落,摘些回来,封个罐子做桂花糖,再找个坛子酿桂花酒,来年开春儿,全起了过花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