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苓

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之所植,今已亭亭如盖矣

实际上每一刻都想放弃
每一刻都心猿意马
每个早晨都不想起床
每个午后都想睡死过去
可是既然已经到这里了,那就继续吧
想了想,如果今年没有够到的话
之后仍然继续吖。直到够得到

哪有什么感同身受
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看起来也不过尔尔
云淡风轻一句带过
      过好些年,也就是说过就忘的

我想随着风一起散去
没有一点存在的理由
越过山丘
忘了所有
在腐朽的人间走一遭
可能已经足够

努力向前走
纵然步履蹒跚,跌跌宕宕
心猿意马,后悔不迭
但还是把每一步都踏得坚定
放轻松一点,也许就能拥有得久一点

梦里梦见许久不见的人
说了奇怪的话
梦醒前的选择让人疑惑
想要放弃的人,怎么会在最后说挽留

终究还是在暗流里被拖着走了,还是没有找到所谓的爱好,所谓的存在理由,浑浑噩噩的生活,为了完成而完成,绝望却不敢放手,天凉了,风会卷着落叶一起消散,就像天边被分裂的云。

好像什么都怕
又好像无所畏惧
想要紧紧抓住什么
又觉得放开也没什么
矛盾得自我否定再自我肯定
觉得虚无却又觉得安逸
大概就是一个人生活的样子

疲惫而不知所往
只想在秋千上发呆
晃晃悠悠一下午

原来你曾经离我那么近,也许就是擦身而过的距离,可是其实那个暑假后,我们的距离就是海角天涯了,你要好好的,幸福的,我是安心的,我喜欢过你,我不后悔,因为你是最好的那个,即使连朋友都没做过,我还是会记得那双一直把肉和丸子往我碗里夹的筷子。

人生别久或不成悲
我思你念你,唯不见你。
就连告别也没有,幸而你等我
而不是转身走
初识的时候,你是温柔似水,给予我你的一切好意。
我恍惚而不知所措。
后来的你像个闪着光的英雄,斩杀我内心名阴郁为异兽,我想那时那个你披荆斩棘,冒着炮火拯救我的梦,并非全无道理。
我想,拥有你,大约是最温暖最舒服的一件事,就像你给我炖的奶油炖菜,氤氲着热气,在寒冬里,一口就能暖遍全身,就像跑步结束后,你拧干的毛巾,就像我闹脾气要跑掉时你拖住我的手,和怕扰了我的睡眠偷偷缩在床尾的微光。
我如今念你,心向你,忧之,喜之,见你之时,便心欢喜。
被某然养的虚胖的身体,也要慢慢调理,我想再见你,还是那个笑的温暖,讲话可爱,跳舞迷人,画画惊喜的人,又或者不是,只要再见你,怎样都可以
生辰欢喜,祈你心安,祈你康健,祈你日日都欢喜,事事都顺心,我这尽不知还该说什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