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苓

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之所植,今已亭亭如盖矣

人生别久或不成悲
我思你念你,唯不见你。
就连告别也没有,幸而你等我
而不是转身走
初识的时候,你是温柔似水,给予我你的一切好意。
我恍惚而不知所措。
后来的你像个闪着光的英雄,斩杀我内心名阴郁为异兽,我想那时那个你披荆斩棘,冒着炮火拯救我的梦,并非全无道理。
我想,拥有你,大约是最温暖最舒服的一件事,就像你给我炖的奶油炖菜,氤氲着热气,在寒冬里,一口就能暖遍全身,就像跑步结束后,你拧干的毛巾,就像我闹脾气要跑掉时你拖住我的手,和怕扰了我的睡眠偷偷缩在床尾的微光。
我如今念你,心向你,忧之,喜之,见你之时,便心欢喜。
被某然养的虚胖的身体,也要慢慢调理,我想再见你,还是那个笑的温暖,讲话可爱,跳舞迷人,画画惊喜的人,又或者不是,只要再见你,怎样都可以
生辰欢喜,祈你心安,祈你康健,祈你日日都欢喜,事事都顺心,我这尽不知还该说什么了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