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苓

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之所植,今已亭亭如盖矣

好像什么都怕
又好像无所畏惧
想要紧紧抓住什么
又觉得放开也没什么
矛盾得自我否定再自我肯定
觉得虚无却又觉得安逸
大概就是一个人生活的样子

评论

热度(1)